【智慧城市】大疆“自曝”10亿腐败 神坛上的无人机何去何从

  • DIGITIMES韩丁

“晒一晒我们内部光鲜亮丽外表下丑陋的一面。”拥有14000人的深圳大疆创新公司于1月17日对内发布的一份反腐败公告中表示,该公司近几个月以来处理了一批涉嫌严重贪腐的人员,目前已有45人被查处,仅2018年全年,预计损失就超过了10亿元。其中,更有16人问题严重,已移交司法部门处理,另有29人已被直接开除。

 点击图片放大观看

10亿元对于大疆而言是什么概念?是其2017年全年利润的四分之一(据前瞻产业研究院数据统计显示,2017年全年净利润为43亿元),也是其2018年“最强融资”10亿美元的七分之一。

大疆表示,“这损失的10亿每一分钱都是纯利,我们原本可以用来做公司发展投入和员工福利,却由于腐败白白损失掉了。”目前大疆正在密集调资源,集中精力建设一支专业反腐团队。

然而,对于这家“无人机霸主”而言,除了一塌糊涂的内功,还有面临生死考验的外患。

无人机市场并没有想的那么好

有了无人机之后,人们都会幻想“未来有一天,屋顶上方“嗡嗡”飞来一台装着外卖和快递的无人机,卸下物品后,又自动起航返回。”这一切似乎也都在慢慢实现,无论是大疆还是零度智控,亦或是京东和亚马逊,目前都在进行消费级无人机送货的尝试。

但是,无人机市场并没有想像中那样绚烂,真正成功的企业寥寥无几。如迷你无人机Zano、Skye Orbit无人机、Lily无人机等,在刚进入市场时,一度被市场看好,但不到两年的时间便都昙花一现,黯然退场。

而老牌企业也正走向疲软,如美国老牌无人机厂商3D Robotics宣布完全终止生产无人机,并已转向软件开发;国内的昊翔、亿航、零度智控等公司被接连曝出裁员信息;法国Parrot公司也经历了裁员,并向商用无人机转型。

会出现这种“泡沫式繁华”的情况,究其原因是,快速增长的市场需求试图推动无人机成为像手机一样普及的消费产品,但无人机本身玩法复杂、风险程度极高,再加上产业供应链无法短时间内满足无人机的需求,让刚刚接触无人机的新手玩家们往往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损坏价值高昂的无人机。

航模业者表示,无人机当中还存在一些并未成熟但容易造成重大隐患的技术。比如视觉壁障、电池动力不足与GPS信号丢失之后无人机漂移等状况,而这些错误可能带来的后果不仅仅是飞行器自身的安全,更可能造成其他重大损失。

这种情况不仅仅在小米、昊翔、亿航等身上出现,包括大疆亦逃脱不出这个“紧箍咒”。

据腾讯《深网》统计,仅在2016年6月份,大疆无人机发生的炸机事件就已超过30起;从成都市公安局专门召开的新闻发布会获悉,2017年4月14日至26日,大疆无人机遭受8起“黑飞事件”致使成都双流机场航班被迫返航、备降,超过万名旅客滞留;此外,据英国西米德兰兹郡警署向民航局(CAA)报告表示,2018年10月底,大疆经纬(Matrice)200无人机在英国西米德兰兹郡(West Midlands)发生坠机事故。

下一步;“无人机+”

“大疆的成功在于开创了非专业无人驾驶飞行器市场。”Frost & Sullivan分析师迈克尔·布雷兹说到。但毋庸置疑的是,不论是工业级还是消费级无人机,失去了相机,所有的跟踪拍摄、图像实时传输、无人机营救等,都是空谈。而随着智能相机在拍照、摄像等功能的提升,用“相机记录美好生活”也成了大疆想继续深耕无人机行业而跳不过的一关。

据大疆官网显示,2015年至2018年,大疆先后发布专业云台相机“禅思”、“灵眸”、“如影”,可实时观看无人机所到之处景象的飞行眼镜,以及刚刚在CES 2019上发布的带屏遥控器等。除了无人机外,大疆的“航拍生态”正在逐渐壮大。

此外,在行业级市场,大疆正在尝试“无人机+”。

按之前10亿美元融资文件之一的《投资项目概要》中描述,大疆还将要发力三大方向分别是:医疗影像AI市场(年市场规模50亿美元+)、教育(3岁以上科技课程,年市场规模100亿美元+)和新兴产业(包括围绕视觉、算法、影像处理、集成芯片技术为一体的人工智能及先进制造、机器人等相关市场)。

“大疆想建立一个类似于苹果的生态平台”。大疆创新公关总监谢阗在2018年5月份的资本会议上表示,“无人机产业”并不是只有生产主机平台的无人机公司,还需要专业的服务机构,比如无人机数据公司,还需要大量的应用开发者。

现在的大疆,已经并不想只是一家无人机制造厂商,“航拍生态的开拓者”或是更准确的定位。不过,在此之前,摆在大疆眼前的,除了急需整顿的腐败,仍要做好飞行和影像这两件事,而真正的考验还在后面。